哇!繁體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>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
加入书架|投推荐票|错误举报|txt全集下载

第8章

    穆辰问褚千双:“你刚才说的消息,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!我在来的路上听说昨天被您烧了的那个洞主死了,是不是很振奋人心?”褚千双活泼的蹦来蹦去,围着穆辰转了两圈又去拽镜庭的头发,惹的镜庭拔剑就砍他。两个看起来年纪差不多的少年,一人一把宝剑在空中就开始飞来飞去,互相砍得火花四溅。穆辰抬手布置了个结界,见顾云玦仰着脸很感兴趣的样子,也就任他们折腾。

    俩人啪啪啪砍了一会儿,双双落地,镜庭冷冷的哼了一声,站在穆辰身后就不再言语。一张酷酷的脸,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褚千双掐着腰,也哼唧一声,看到镜庭那张和他师尊一样的冷脸就想揍他,没有理由的就想揍了找找快感。可惜他俩的功力半斤八两,谁也占不了谁便宜。拍了拍手,跑到穆辰对面坐下,他也不客气,给侍女要了双筷子,坐下就吃。

    镜明看他跟饿了好几顿一样,调侃道:“你师尊不给你饭吃?”

    褚千双赶忙往嘴里巴拉一块肉,含糊的说:“师尊说我早就可以辟谷,应该少吃多动,吃多了会胖成球,肯定不灵活。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胡吞海塞的模样,穆辰面无表情的看顾云玦,眼神比平时都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顾云玦嘴角抽了抽,笑眯眯的看穆辰,装作看不懂他的意思。撑死他也没这头猪的食量好,师尊还是不要想了。

    风卷残云的吞下去一盘子肉,褚千双这才继续说:“我的消息还没说完,振奋人心的说了,惊世骇俗还没说。”

    穆辰的脸色表示对八卦一点也不感兴趣,只对小徒弟食欲好一点感兴趣。。

    “惊世骇俗的是那个长老的死法,昨晚他重塑肉身之后宠幸了两个婢女,当场精尽人亡,现在整个崇云门内外都传遍了,真是晚节不保。”

    穆辰赶紧捂住顾云玦的耳朵,嫌弃的看着褚千双,也不知道柳寒之是怎么教的徒弟,小小年纪怎么什么都懂。

    偏偏顾云玦还一脸无知、求知欲爆棚的问了句:“师尊,精尽人亡是什么亡?”

    穆辰:“……就是不得好死。”为了不让徒弟学坏,穆辰拉着顾云玦的手,起身就想走。

    顾云玦暗笑,师尊用的词汇还是这么少,嘴巴还是这么笨,撒谎的时候眼睛会直勾勾的盯着人,做出十分严肃的样子,真是太可爱了。

    诸千双赶紧喊:“师伯祖留步,我师尊让我来送见面礼。”把最后一个丸子塞进嘴里,褚千双用袖子擦了擦嘴,从空间手镯里拿出一把长剑。沧桑的黑色剑鞘上雕着一朵九瓣青莲,一拿出来周围就感觉到了杀气,任谁也知道绝不是凡品,“师尊说这个属性正好适合小师伯,他说小师伯一看就适合做剑修,炼丹太浪费巴拉巴拉巴拉……”嘴巴完全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穆辰不满的抱紧顾云玦,那个冰块偷看他徒弟,还把自己曾经的用剑送给他徒儿,难道觉得他徒儿乖巧可爱,想抢他徒儿不成?做梦!

    顾云玦紧紧搂住穆辰的脖子,脸色阴沉,那个为了师尊敢独闯妖界的剑修难道心悦小师尊?要不然为什么送自己这么贵重的东西?想要迂回讨好师尊?做梦!

    穆辰挥挥袖子,顺手扔给褚千双一瓶和顾云玦手里一样的丹药,赶紧打发他走,生怕一眼看不住就把让他纯洁的小徒弟教坏了。

    待人走后,顾云玦笑眯眯的打听:“师尊,那个人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寒阳宫的弟子,你叫他小六便好,人不错,就是爱吃,饿极了连他师尊都敢咬。”

    当时他被仙界联手囚禁,每天都有一只小花猪无视结界偷偷跑来看他,还安慰他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救他。如果他的感觉没错,那只小花猪应该就是褚千双,对方的身份不知道柳寒之知不知道。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穆辰脸色有些古怪。随后他摇摇头,觉得自己应该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徒儿想问的是送徒儿那把剑的人,师尊和他很熟吗?”一想到穆辰和柳寒之的“复杂”关系,顾云玦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穆辰抱着小徒弟的手又紧了紧,不高兴的嗯了一声,小徒弟上辈子确实修炼剑术,剑术比炼丹好,他的资质,确实适合做一个剑修。穆辰有些犹豫,自己自私的把他留在身边,是不是真的对他好?如果换一个像柳寒之这种剑修做师尊,顾云玦会不会更有前途,而不是陪着自己关起门来炼丹制药。

    自从提了柳寒之,穆辰就不说话了,顾云玦抿着嘴,脸上的笑容也冷下来,难道师尊和柳寒之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暧昧?

    “师尊,”顾云玦晃了晃穆辰,问他:“柳师弟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他故意把师弟两个字咬得很重,提醒穆辰不要忘了你们的身份,和师侄相恋有悖伦理,师尊心里只要有他这个徒弟就够了,和师侄暧昧什么的,趁早放弃!

    穆辰想了想他和柳寒之间,算上上辈子总共相识的这两百多年,感慨的说:“曾经他是我的伴读,十几岁的时候和另一个人一起,我们相伴来到崇云门。”

    穆辰抱起顾云玦往外走去,边有边说,镜明歪着头看着穆辰走远的身影,用胳膊肘捣了身边的镜庭一下,“没想到宫主和柳长老还有这样的关系,他从来没和别人提起过。”

    镜庭也没搭话,镜明继续问:“你有没有觉得自从顾云玦来了,宫主的话就变多了?”

    镜庭冷哼一声,何止是话变多了,除了炼丹,宫主从没把这么多的心思放在一个人身上!

    “另外一个人是谁?”镜明还是有些好奇,镜庭瞪了他一眼,骂道:“蠢!”自然是能让宫主留下那盘没下完的棋的人。

    顾云玦被穆辰抱在怀里,闻着其身上淡雅的清香,心情一点一点回升,他对师尊的“解释”还算满意,既然是一起长大,稍微关系好那么一点点,还是可以接受,但也要止步于此,师侄绝没有比徒儿的关系近。

    靠得近了,更能感觉到穆辰身上有一股灵力在吸引着他,那股灵力很熟悉,很像……炼魂魔功!

    想到这里顾云玦不动声色的搂紧穆辰的脖子,再次贴紧穆辰的胸口,为了分散穆辰的注意力,开始跟他说话:“师尊要带徒儿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认识一下崇云门,省的迷路。”舍不得让小徒弟下来自己跑,穆辰一直把顾云玦抱在怀里,看着对方亮晶晶的眼睛,仿佛找到了一支能让他苍白的生活染上色彩的画笔,心里也渐渐充实起来,眼神越来越柔和,对怀里的孩子,毫无防备。

    顾云玦不由得低下头,这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心都被穆辰的眼神灼伤。抓着穆辰衣襟的手渐渐收紧,顾云玦把下巴搁在欧辰的肩膀上,生怕泄露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一世,不管身上背负多少诅咒,不管要造多少杀孽,他也要护师尊平安喜乐,一世安宁。

    那股灵力好似被牵引了一般,感受到顾云玦的决心,突然涌动出来。

    漫天的魔气,在穆辰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爆发出来,五脏六腑陡然被魔气震伤,穆辰第一反应就是把顾云玦推出去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顾云玦摔了出去,还没爬起来,穆辰已经席地而坐,重新把魔气镇压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之间,已经察觉到异样的几道身影从由远而近,岳明泽和几个长老见穆辰受伤,下意识的就认为穆辰是被魔修袭击,按照这股魔力判断,至少也是合体期的修为。众人都一脸凝重,仙界什么时候混进了修为如此高的魔头?

    顾云玦不待众人深究,伸手指着西方,小脸煞白,“有个穿黑衣服的老头打伤了师尊,往那边去了!”

    众人一看是顾云玦指的是禁地的方向,不敢停留,直接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们走远了,顾云玦看着穆辰的胸口,慢慢走过去。刚才那股魔力就是从胸口出现,又被师尊压制回那里。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想法,顾云玦待穆辰的脸色缓和,伸手抓住穆辰一边的衣领,打算扯开看看。

    穆辰睁开了眼睛看到的第一幕,就是他徒弟在扒他衣裳,扒的还挺凶狠。

    穆辰冷脸沉默状。

    “师尊,哪里不舒服?哪里有受伤?哪里疼?”小徒弟真是特别担心,担心的又来扒自己的衣服,颇有种一不做二不休,看了再说的意思。穆辰抓住顾云玦直接就拎了起来,看他的眼神有些纠结,这么个小东西竟然会撒谎,该夸他机灵,还是该打一顿屁股,以振师纲?

    “师尊,您要打我吗?”被拎在手里的小孩子一点都不挣扎,仿佛认命了一般,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,穆辰就感觉心口又被捏了一把,胸口那个火热的印记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他,他养顾云玦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重生后他发现自己胸口处多了个黑色的印记,之前虽然猜测和重生有关,可没想到里面竟然蕴藏了这么大的魔气。顾云玦传进他体内的功力竟然没有因为他的死而消失。

    顾云玦为什么要为他做这种事?又为什么好好的修士不做,偏偏与整个仙界为敌?当初叛出师门,是自愿还是被逼?可惜,上一世他什么都不知道,他的徒儿什么都没有告诉他,对外也一直是谦谦君子,温文尔雅的模样,直到出事他才知道自己对徒儿关心太少,了解太少,他这个师尊还真是不称职。

    把小徒弟抱在怀里,穆辰叹了口气,他只是冷下脸而已,这孩子就已经吓成这样,他哪还舍得打他?穆辰看了看西方,深沉的道:“今天的事情不要说出去,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徒儿记住了。”顾云玦眸色一暗,脸上恢复了五岁孩童该有的活泼调皮,爱笑爱闹的模样,声音还是脆脆的:“师尊刚才是想起了谁?”
分享到:
←←←←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!!!
Back to Top
自动
滚屏
速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