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!繁體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>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
加入书架|投推荐票|错误举报|txt全集下载

第3章

    穆辰所在的炎阳宫,位居崇云门之北,灵气最为充足的五座山峰之一。整整一座炎阳峰,高耸入云,却被人一剑把山头削平,上面便是以朱红为主的炎阳宫。远观云雾缭绕,大气磅礴,近看雕栏玉彻,飞檐反宇。

    落地之后,清幽的药香扑鼻而来,浓郁的灵气让人每一寸肌肤都能感受到舒爽。特别是穆辰所住的主殿前,有一大片金色的竹林。竹头随风摇曳,斑驳的阳光透过竹叶洒落在地上,连地面都变成了金黄色。无数在外界千金难求的仙草灵药,就像杂草一样铺在金竹脚底。

    左侧灵泉绕着仙宫,瀑布飞泻。右侧是方圆几百里的药圃,后山能听到仙鹤啼鸣。

    都说炎阳宫是整个崇云门最有钱的地方,只有真正到过这里的人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穆辰把顾云玦放在地上,介绍道:“这里便是我们的住处,你喜欢住哪里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之前整个炎阳宫都是按照穆辰的喜好布置,通体布置简单大气,现在有了个五岁的孩子,还是个需要调养身体的孩子,穆辰就有了想法要不要用灵石再建一座房子?要有童趣一些的。

    顾云玦看了眼四周,眼里闪过怀念的神色,这里是他曾经过的最安逸的地方。

    把所有景色一一收进眼底,顾云玦的眼神落在竹林里一个白玉的石桌上,上面摆着一壶酒,两个酒杯,还有一盘未下完的棋。想到能让穆辰如此对待的人……顾云玦眯了眯眼睛,伸手抱住穆辰的大腿,笑的分外的甜,“徒儿想和师尊住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穆辰蹙了蹙眉,低头看着抱着大腿不松爪的顾云玦,不放心的问他:“你……还尿床吗?”

    顾云玦嘴角抽了抽,两只手都在颤,尿床……小师尊真是太不可爱了。

    穆辰一直低头看自己的徒儿,眼神特别的认真。他是真的很想知道小徒弟到底尿不尿床,如果尿床,是绝对不能和自己一起睡的。感受到大腿上小徒弟“心虚”的颤抖,穆辰了然的挑了挑眉,直接盖棺定论,果然还在尿床期,还是分开睡比较好。

    两个十三四岁的道童一看到穆辰回来,纵身一跃落在穆辰身前,俩人异口同声的道:“宫主。”俩人是双生子,都长得十分俊秀,穿着也是一模一样的白衣白袍。一个面色冷峻,身后背着一把长剑,站的也是腰杆挺直,毫不掩饰身上的锋利和锐气。另一个脸上带着笑,正盯着顾云玦来回打量,看得出性子活泼好动。他手里拿着一根模样古怪的黑色长箫,上面还挂着一个骨头坠子,随着他的动作一摇一晃,带着几分调皮。

    穆辰对顾云玦介绍道:“不笑的是镜庭,爱笑的是镜明,有事情可以直接找他们。”穆辰说完发现小徒弟还抱着他的腿不撒手,只能动手把“羞涩”到只敢抱着自己大腿往外瞅的徒儿撕下来,推到身前,“本座的亲传弟子,顾云玦,你们以后好好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。”虽然自称弟子,镜庭和镜明却和穆辰没有师徒关系,仅仅是他的道童而已,也可以以算是他的灵兽。因为这俩人不是人类,穆辰在一个秘境中捡到两只长得像狗的妖兽,出于习惯就给捡了回来,并给他们治伤,这俩兄弟伤好后就留在了这里,现在算来已经他十几年。

    穆辰吩咐道:“镜明,把我隔壁的阁楼收拾出来,给云儿住。”

    镜明一听隔壁,还是明显的愣了一下,随后他乐颠颠的点头,“是,弟子马上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看着镜明屁颠颠跑走的身影,顾云玦眼睛都眯了起来,没想到这两个难缠的小东西这么早就跟着师尊。

    穆辰摸了摸顾云玦的头,打断他的思路,吩咐道:“先去把身上洗干净,把你这身衣服脱掉,以后不许穿黑衣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长大后的顾云玦一身黑衣,衬着俊颜无双,偏偏杀人不眨眼,穆辰就有些不爽,这辈子乖巧的小徒弟绝对不会变成那个样子。

    穆辰刚想走,大腿又被抱住了,顾云玦这个动作让一旁的几个侍者都倒吸了口凉气,看顾云玦的眼神都充满了钦佩,上次有个不要脸的拽宫主袖子,直接被宫主一脚踹飞到看都看不见,这位爷敢直接抱大腿……

    英雄!好胆!

    穆辰拽了拽,竟然没把顾云玦拽下来,这抱的可真够紧的。

    顾云玦可怜兮兮的仰着脸,像块狗皮膏药一样糊在穆辰大腿上,“师尊!别走!”对方身上那股吸引他的灵力他还没查清楚是什么,正好一起洗个澡,互相坦诚一下。

    穆辰以为他初来这里有些害怕,无奈的把顾云玦抱起来,让人送来热水,打算亲自动手把小徒弟洗干净。几个侍从送水的时候还都用膜拜的眼神偷看顾云玦,宫主竟然妥协了,还真不是一般的宠他。看来以后对这位小主子,一定要尽心伺候。

    只有镜庭,看着顾云玦的眼神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穆辰拿出一瓶药水,滴了一滴进去。眼看着桶里的水变成了绿色,灵气翻滚,拎起对正望着门口的顾云玦就想往桶里扔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顾云玦抱住穆辰的胳膊,赶紧说:“徒儿可以自己来!”

    穆辰这才把顾云玦放下,觉得小徒弟真是太懂事了,什么都能自己做,真是自立的好孩子。

    见素爱干净的穆辰没有换衣服的意思,顾云玦暂时把探究的心思收了,他时刻记得自己是个小孩子,在那种环境下出生,不会演戏早就被弄死了,所以他能把一个五岁的孩童演绎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他也不矫情,脱下外衣就往水桶里爬。然而现在的身体实在太矮,爬的动作就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在穆辰看来就是四肢短小的小徒弟像只爬上灯台偷油喝的小耗子,扒着桶沿,上不去下不来,姿势丑的没眼看。

    眼里终于有了一丝笑意,穆辰伸手托住小孩子的屁股,随手又扯碎了对方的里衣,连条底裤都没给留,扔进水里的时候溅起老大一个水花。

    顾云玦扒着桶沿,无奈的吐出一口水,师尊还是这么的……直接!

    当顾云玦的肌肤暴露在眼前的那一刻,穆辰直接愣在了原地,感觉心脏都被揪了起来。小孩儿瘦瘦的脊背上,纵横交错着无数伤痕……不止是后背,前胸和四肢上都有数不清的伤疤,甚至有齿痕的伤疤,看牙齿的形状,应该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最严重的是胸口处,伤口很新,并没有完全痊愈,看样子是被簪子戳中,如果再深一些,就会戳中心脏,这是想要顾云玦的命!

    穆辰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,声音中少有的夹着怒气,“是谁想杀你?”这孩子长大后扭曲嗜杀,肯定和小时候的经历有很大关系!仅仅是个五岁的孩子,是谁下这么狠的手?

    水里被穆辰加了洗经伐髓的药水,顾云玦能感觉到灵气不停的往身体里钻,酥酥麻麻,又有些微痛。他趴在桶沿上,伸手摸了摸穆辰的脸,笑道:“我娘呗,她觉得生下我是她的耻辱。”顾云玦见穆辰脸色更冷,没忍住摩挲了一下手指,他知道张脸笑的时候有多美,可惜只是昙花一现,能让他师尊展颜的事情并不多。

    顾云玦炼魂魔功虽然只有炼气期,可上辈子的神魂还在,已经到达合体期。他能清楚的看到别人神魂的颜色,白色为善,黑色为恶,红色为杀戮,他看过太多人的灵魂都是混合色。只有穆辰,即使杀过人,依旧是干净的纯白色。干净到只有孩童才有的颜色,勾的他一边想要把他抹黑,沾染上自己的黑暗。一边想默默守护,保护他的纯净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个清冷的人,竟然为了他生气……顾云玦兴奋的舔了舔唇角,眼睛微微眯成一条缝,这种感觉好怀念。

    穆辰不满的拍掉顾云玦的爪子,冷冷的瞪了他一眼,恃宠而骄的小崽子,竟然连他的脸都敢摸,懂不懂什么叫尊师重道?

    见小徒弟老实了,穆辰把小孩绑的乱糟糟的头发解开,撩了把水揉了一把,嘱咐道:“泡半个时辰再出来,为师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去哪儿?”穆辰的性子,想到了什么可能立马就会去做,现在他去做什么,顾云玦还真有些捉摸不准。

    “去主峰。”穆辰说着走到门口,还是不放心的对守在门口的镜庭嘱咐了句:“一会儿进去看看。”他怕小徒弟掉进水里爬不上来,在桶里淹死。

    镜庭赶紧答应:“弟子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待他换上衣服,介绍给宫里的仆从认识一下,不长眼的直接打断腿丢出去。”看到顾云玦那一身的伤,穆辰心疼的不行,他已经想象得出顾云玦之前都是过得什么日子。一联想到自己小时候的待遇,穆辰脸色更冷,他不会再让徒儿受一点委屈,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他,只疼他一个,爹娘什么的,哼。

    顾云玦待穆辰走后,无声的勾起嘴角,小小的脸庞,笑容却带着嗜血和疯狂。真好,他又回到了这里,又能跟师尊生活在一起。谁也不会想到,他顾云玦把魔功炼到最后一层就能扭转时间,他们以为杀了他,却不知道正好把他送回百年前!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些伪君子都在做什么?

    追求大道苦命修炼?

    道貌盎然的杀人抢宝?

    高高在上满口仁义道德?

    还是苦心积虑的怎么赢得他师尊的欢心,好追求到一个资质奇高又才貌双绝的丹修做道侣?

    顾云玦看着自己的手,突然笑的玩味。一朵绛红的火苗在指尖轻轻跳动着,犹如起舞的魅魔,充满诱惑的同时暗藏致命的杀机。
分享到:
←←←←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!!!
Back to Top
自动
滚屏
速:-